人生传说之业绩主义的牢笼,有关今后的随感

为什么才貌兼备的女高管、女强人有很多都婚姻不幸或者嫁不出去?什么是绩效主义?为什么一切以绩效为导向的心智模式既会成就事业,也会成为获得幸福的障碍?强势的女人为什么不容易获得幸福?人文主义的才不为什么等于商业社会绩效主义的能?为什么说生命只是一个期权,而我们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女高管婚姻不幸,嫁不出去。
胶水,觉得粘的不好看,揭下来,就粘不牢了。习惯性失恋。
唯什么什么论。唯绩效论。绩效主义。工作中有效的心智模式。
罗素,幸福之路。成年人很少有幸福。小孩跌倒了,没有哭,看到有花,就摘下来,从脸上看到幸福的感觉。
心理障碍,心理病毒。
弱势状态,不断地有求于人。坤德,柔和包容美好,协调。乾道,自强不息。
不是假的,但是以绩效作为支撑。 把不好的东西隔离起来了。
一旦进入婚姻,或稳固的恋爱关系。你不再弱势,不再考核绩效。不再有绩效牵引。冥神静听的。
老公:我只要求有客户的待遇。因为和他关系好。就不会有。强势女人不靠老公养的。
同一起跑线,女孩子往往跑得比较好。谈恋爱,没有强势弱势,没有绩效。男孩子是否有才呀。受琼瑶毒害。
女性接触的都是强大的男性。我们去看月亮吧。月亮?哪个月亮?
当处于焦虑状态,对一切不导致结果的东西,都不感兴趣。闲聊天,说家常。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都是不讲究绩效的。
资本主义渗透的绩效主义。柔,面,拖沓。文人的毛病。高绩效人士的七个习惯。家庭生活,会是一个障碍。
商业社会,带来效率,也带来无趣。才和能。人文主义的才,和商业社会的能。因为才,闪亮登场,因为能的不够,黯然退场。
你就承认他吧。承认不喜欢绩效导向的人。会是一个做人很成功的人。
别墅,蒋公,毛公,住过,却不再拥有。房子还在那里。期权,过期作废。
如果认识到自己,梵高,做给一百年后,给人留念的作品。
他者即地狱。尊重每个人的生命的逻辑。
每段时间有效地权利,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往小看,是国家的,往大看,是佛的。结了婚,就成了所有权了。女人买东西,利用率不到30%。刚开始求贤若渴,近来就不理了。
诸葛亮,进来就没有葛亮了。小王子。喜欢小王子的人,职业生涯都不是很好。因为讲你享受过程。讲有什么花,大人不理,讲这栋房子,值25万英镑,大人惊叫。日本结婚之后,都回家了。
绩效主义只是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分。

赫拉利用“虚构问题”代替形而上学,把形而上学转化为了栩栩如生的大历史戏剧。作为一部大历史的入门书籍,《未来简史》是值得推荐的。但是,就如之前所说,赫拉利没有展开一种对待历史的“上帝视角”,这种不稳定的叙事风格,将会妨碍读者对历史的审视。

为什么像林志玲跟林心如这样看似条件好、没什么特别卡关的问题的女人,会遇不到适合结婚对象呢?而且还是连被证实的交往经历都特别少。

还好,碍不住断章取义:)

你相信她们说想结婚,其实根本不想结吗?如果纯粹只是觉得自己条件太好、结婚太可惜,那为什么其他条件也很好的女星,如林熙蕾、关颖等就结婚或生子、而且感觉更满足了呢?还是你觉得有些人的命就是不要让她结婚?

图片 1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就是还没遇到/还不想遇到罢了。

总有算法想害朕!

“现在”莫文蔚、梁咏琪、林熙蕾、关颖、徐若瑄、刘若英是结婚了,而且看起来嫁得颇满意,但若时间推回到这几位女星还在做“黄金剩女”的那几年,那么岂不是就会遇到上面的问题吗?

P201
 如果真的没有意义,就不可能维持秩序。现代社会在政治、艺术和宗教方面的斐然成就,为人类的生命找到了意义,但寻找意义的过程与伟大的宇宙计划没有关系……上帝已死,但社会并未崩溃。

P202  人文主义的主要训诫:为无意义的世界创造意义。

所以说,如果过几年,你点名的林志玲、林心如“嫁得不错”,那么上面的问题,就会变成“她们只是宁缺勿滥而已”而不是不婚主义,而相反的,你不觉得如果此时此刻,莫文蔚、梁咏琪、林熙蕾、关颖、徐若瑄、刘若英等等还在做“齐天大剩”,那么一样会换来上面的问题?

人文主义面面观(P213-214)

所以说,这不过就是时机有没有成熟的问题罢了,果子熟了,自然会掉落,有人熟得早,有人熟的晚,但是除非这些个名女人一直到老到死都孤身一人,不然你都不能说她是坚持不婚,你只能说那颗果子还没熟,掉得比较慢而已。

人文主义政治:选民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其实人的格局境界,跟他怎么看待“时间”大有关系。

人文主义经济:顾客永远是对的

所以才说:“心急的人谈不好感情。”

人文主义美学:看的人觉得美,就是美

格局比较大的人,是不太会被时间这种东西限制住的,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就是该发生的事情早晚会发生,早发生也好,晚发生也罢,都很好,都是完美的。

人文主义伦理:感觉对了,就做吧

而且一个正往目标前进,自信乐观的人,不会有什么“再拖下去我会嫁不出去”的想法,她的想法会是:“等我终于准备好要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就会做,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逼迫我。”

人文主义教育:为自己想

对于自己的信赖,对于人生的信赖,对于“时间永远够用”的信赖,这才是真正有自信,对人生怀抱信念的人,会有的想法。

P212
 (在人文主义者看来)就算有人说自己信上帝,其实他更信的,是自己内心的声音。

例如说,王菲与谢霆锋复合,难道没有让大家思考到什么真理吗?

知识的等式(P215-216)

那个真理就是“没有什么事是恒常不变的”。

中世纪欧洲  知识=经文X逻辑

王菲嫁了两次,比较悲观的人,估计又要说:“天后情路崎岖”这种屁话了,但她的人生非常精彩,敢爱敢恨,敢婚敢分,一段婚姻若是无以为继,勉强自己维系下去才是人间炼狱,她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完全无惧世间看法,这样的人生才是活得淋漓尽致!

科学革命  知识=实证数据X数学

为何都到了21世纪,还要有“女人一定要结婚才是圆满幸福”以及“婚姻一定要终身维系才是美满婚姻”这两个迂腐、传统、过时、卑微的观念呢?

人文主义  知识=体验X敏感性

所以,你只能说那些个女星“现在”嫁得不错,可是中国人讲盖棺论定,是否这个“嫁得不错”可以维持到她老到她死,很难说。

P215
 人文主义假设每个人都有一个真正的内在自我,但是当我们去叩门的时候,却常常没有响应,或是众声喧嚣。

P218
 每股科学的阳,都包含着一股人文主义的阴,反之亦然。阳给了我们力量,而阴则提供了意义和道德判断。现代性的阳和阴,就是理性和情绪、实验室和博物馆、生产线和超市。人们常常只看到阳的一面,认为现代世界就是枯燥的科学、逻辑和实用主义,像是实验室和工厂。然而,现代世界其实同时也是个奢华的超市。人类史上,从没有任何文化如此重视人类的感受、欲望和体验。人文主义将生命看作一连串的体验,于是这个神话便为从旅游到艺术等许多现代工业奠定了基础。旅行社和餐厅真正卖的不是机票,也不是什么高档晚餐,而是新奇的体验。

单以“嫁得不错”来衡量女人的价值,本身就是一种愚昧,更何况这个“嫁得不错”也是幻象,谁晓得会不会永恒。

人文主义三大宗教(P226)

以这个逻辑来说,你就更不能讲林志玲、林心如是“不婚主义”或“嫁不出去”了,也许只是时机未到,也许她们真的比较喜欢一个人,这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可是这跟她们幸不幸福,还真的毫无关连。

自由人文主义(P228):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感受、品味和癖好,而且只要不伤及他人,就应该拥有表达和探索的自由。

尼姑都可以还俗嫁人了,我们对于时间应该要有一个正确的概念:“在此世终结之前,任何命运都是可以被修正、逆转、改变的,现在不代表未来,未来也不代表永恒,而真正永恒的东西,是无法在物质世界寻得的。”

社会人文主义(P229):要注意他人的感受,注意自己的行动如何影响他人的体验。

进化人文主义(P231):如果以人权或人类平等之名,就去压制人类的最适者,就不可能产生超人类甚至可能导致智人退化和灭绝。

P228
 民主投票要有约束力,前提是投票的人觉得大家都是自己人……民主投票通常只适用于一群有共同关系的人,比如有共同的宗教信仰或民族神话。这些人早已有基本的共识,只是仍有某些异议尚待解决。

P230
 自我反思很有可能只是让我更无法了解真正的自己,因为这让人太注意个人的抉择,却忽略了社会的情境……然而,哪有人能够真正考虑所有人的感受,真正公平地一一衡量?正因为如此,社会主义并不鼓励自我探索,而是主张建立强有力的集体制度(比如社会主义政党和工会),为我们解读这个世界……个人必须听从的是政党和工会的决定,而不是自己的个人感受。

P234
 就像劳改营并不会让我们全盘否定社会主义理念和论点,纳粹主义虽然造成许多恐怖,也不该妨碍我们找出其中可能有价值的见解。

如果人人都同意市场,那么市场就是人所要实现的理想,而不是什么盲目的导向。社会主义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真正考虑所有人的感受”的人,并不是无产阶级因这种人的缺失,被迫建立政党和工会的理由,而是政党和工会所要成就的。对于“进化论”的信仰并不一定带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事实上,“进化”在人类这里表现出了一种崭新的形式,即通过允许和选择,最大限度地避免暴力,让“适者”在“不适者”中独善其身。

P237
 像文化比较这种雷区,自由主义会小心绕开,以免做出政治不正确的失态举动。社会主义是一切交给政党来处理,要找出通过雷区的正确路径。进化人文主义却是开开心心地跳进来,把所有地雷都引爆,享受这场混乱。

自由人文主义不进行文化比较,社会人文主义有限地比较,进化人文主义把比较推到极致。

P238
 自由主义鼓励每个人把自己视为独立的个体,于是同一阶级的成员各自独立,无法团结起来对抗压迫他们的制度。于是,自由主义让不平等永无止境,使大众走向贫困,让精英走向孤立。

“自由主义”之所以延续,是因为自由和民主吗?不。这是因为大量作为政治缓冲区的前现代地区、大政府和核武器。事实上,“自由主义”已经被相当程度地“和平演变”了。今天的“自由主义”国家已经没有了“被迫饿死的自由”,相反,这种“自由”大量出现在了它的对立面。

P243
 自由主义本身在体验中受伤之后,也不再像一个世纪前那么自负。它向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这些竞争对手学习各种观念和制度,特别承诺向大众提供教育、卫生和福利服务。

如此,弗兰西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又算什么?

新社会与现在的社会将有什么不同?它会给予人通过审慎的程序,一劳永逸地放弃自由的自由。当然,这意味着人将再次获得“被迫饿死的自由”。为了恢复意义和荣耀,以及延续对于真理的探索,这只是必要的尝试。

P244
 现在似乎没人知道中国究竟信什么……这种状态,就让中国在面对从硅谷出现的种种新科技宗教时,成了一个希望无穷的栖息之所。

中国的高速发展使得这里成为了一片新兴宗教的净土。由于缺乏历史的经验,新兴宗教避开了历史的成见。

P244
 伊斯兰激进主义者可以继续像念咒一般复诵着“伊斯兰就是答案”,但只要宗教与当今的科技现实脱节,恐怕连民众所问的问题都无法理解。

任何宗教都是如此。紧跟议题不是散乱联盟的基石,而是思想存在的依据和象征。那些抓着低级叙事不放,一味追求人多势众的传统宗教只会造就庸人的无能。试问,几十亿无知信徒的威慑力,哪里比得上一亿吨当量的核武器和少数几个执剑人?在科技面前,传统宗教的式微是历史的必然。即使是要对抗科技,传统宗教也必须提高自身的议题能力。只有能够为科技赋予意义的宗教才是开放社会未来的信仰。

P248
 这(共产主义)成了历史上第一个科技主义,也改变了意识形态话语的基础。

很快,技术之神就会向对开放社会图谋不轨的恐怖分子和独裁者,展示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和暴力。到那时,只有祂最虔诚的使徒可以招致怜悯。诸神将化作繁星,而他们,还只是一堆沙粒。

P249  它们(传统宗教)现在多半是守旧的,而不像过去曾经是一股创造力量。

如果有人偏偏认定人类不过数千年的历史就已经造就了意义的巅峰,足以盖过未来宇宙数十亿年的辉煌,那就随他们去吧!作为造物主神权的继承者,我们会竭尽所能地为他们的无知护航。

P263
 科学不仅破坏了自由主义对自由意志的信念,也破坏了对个人主义的信念。自由主义认为每个人都有单一、不可分割的自我。

“自由主义”崩溃了,但它的诉求长存于世。

在一个无知权被不断侵犯的世界,人的幸福是没有保障的。

P266
 人体内至少有两种自我:体验自我及叙事自我。体验自我是我们每时每刻的意识。只不过,体验自我并没有记忆能力。讲到要唤起记忆、讲故事、做重大决定,负责的是我们心中另一个非常不同的实体:叙事自我。

事件的发生是否是叙事者“有意识的”行为,只有在“叙事自我”组成有关体验的记忆之后,也就是事后才能得知。如果没有印象,就意味着事件的发生是在不经意间,或者至少可以说,叙事者没有对于事件的期待。因为期待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P274
 我们的叙事自我宁可在未来继续痛苦,也不想承认过去的痛苦完全没有意义。最后,如果我们想把过去的错误一笔勾销,叙事自我就一定得在情节中安排某个转折,为错误注入意义。

P281  智能是必要的,但意识可有可无。

P291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是因为算法变得更聪明,也是因为人类逐渐走向专业化,所以用计算机来取代人类越来越容易。

算法进化的过程(P309)

先知——代理人——君主(——神?)

技术之神将会用无比温和的手段来实现在过去被认为无比极端的目的。谁若阻挡祂的脚步,必将带来更大的破坏。

不必以人类为中心来考虑问题不是不必为人类考虑问题。

P319  新的科技宗教可以分为两大类型:科技人文主义和数据主义。

科技人文主义(P319):由于智能正在与意识脱钩,而且无意识的智能也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人类如果还想不被踢出局,就得积极将心智升级。

数据主义(P319):人类已经完成了自己伟大的宇宙任务,现在应该把接力棒传给完全不同的实体。

虽然这是一个二分法横行霸道的时代,但无论怎么区别,未来开放社会的“人”,都不再可能是“人类”了。

意识的频谱(P326)

WEIRD(发达国家)群体心理状态<人类心理状态<动物心理状态<所有可能的心理状态

P327
 几千年来,社会系统都会根据其需求来塑造或重塑人类的心智。智人原本的进化只是要成为一小群亲密社群里的成员,这种心智能力并不会让它们习惯于当个巨大机器里的小齿轮。但随着城市,王国和帝国兴起,社会系统培养了大规模合作的能力,但同时却忽略了其他技能和才华。

P331
 生化失衡让患有抑郁症的人总是戴着一副抑郁的眼镜看待事物,于是一再抛弃大好的前途和健康的关系。这时该做的,可能不是聆听这种破坏性的内心的声音,而是直接叫它们闭嘴。

P341
 世界正在变化……权力正在转移,但选民不知道权力去了哪儿……但可悲的事实是,没有人知道所有的权力去了哪儿……政府就只剩下行政功能,维持着国家现状,却不再能够带领人民向前。

P343
 许多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认为,所有重大决策最好都交给自由市场决定,结果这就成了政客无为和无知的借口,还以为这种做法是大智慧。

市场不利于任何人,甚至不利于它自己。但它并不决定“”利害“,它决定的,是对于”利害“的定义。它靠的也不是多数人。市场不等于民主,它靠的是多数资本。也就是说,市场并非盲目,而是可以被导向的,并且这种导向,在某段时期内将会异常明确。导向的方法,用赫拉利的话来说,就是根据”虚构问题“发布一系列行政命令。市场之所以显得盲目,是因为多数资本的所有者意志并不坚定。市场的盲目源于人。盲目的人组成了盲目的市场。

P346-347
 如果人类整体就是单一的数据处理系统,它的产出是什么?数据主义者会说,其产出会是一个全新的甚至效率更高的数据处理系统,称为“万物互联网”。只要这个任务完成,智人就会功成身退……数据主义不止是空谈理论,而是像每一种宗教一样都拥有实际的诫命。最重要的第一条诫命,就是数据主义者要连接越来越多的媒体,产生和使用越来越多的信息,让数据流最大化。数据主义也像其他成功的宗教,有其传教使命。它的第二条诫命,就是要把一切连接到系统,就连那些不想连入的异端也不能例外。

科技人文主义也好,数据主义也罢,都不过是多元世界蓝图中的份子,文化冲突棋盘上的棋子。如果它们干涉外部世界的愿望如此强烈,那么它们的侵略性就必然得到抑制。

P349  如果想要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关键就是要释放数据,给它们自由。

总结:信息渴望自由。

P352
 数据主义既非自由主义,亦非人文主义。但要特别强调一点:数据主义并不反对人文主义。数据主义对人类的体验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并不认为经验在本质上有何价值。

P360
 本书所做的,并不是断言未来必会如何而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更窄,而是希望让我们把视野放宽,体察到还有其他更多选项……过去想阻挡思想言论,做法是阻挡信息流通。但到了21世纪想阻挡思想言论,反而靠的是用不相关的信息把人淹没。

作者想说的大概是:历史终结于算法。

这是一句可爱的话。事实上,算法一直存在,算法也不知道算法要走向哪里。

以上完结


下图取自 @大葱君:

图片 2

看到朕身边的算法还不快点赞!

良夜,总是欢迎灵异的赞美:D

~~

2017年2月22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19 4166am金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